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字起源见闻 >


德昌话起源历史,德昌方言的特点

时间:07-09 阅读量: 作者: 文字网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就有一方话”。德昌作为四川西南的一个小县城,在长期经济文化发展中也形成了一些独有的语言习惯即德昌方言。德昌方言属官话方言类川滇系,在四川省内又属西南官话区,因此德昌方言在四川方言的大框架下有许多共同之处,德昌话语音特点是语音升降幅度小,调值略低,儿化音多,与相邻的西昌话、会理话等在很多地方差异还是较大的。如今随着县域经济的发展,外来人口的增多,文化差异和语言差异随着普通话的推广逐渐缩小,方言也出现渐融的趋势,但并未消除。仔细查阅相关资料会发现德昌方言在近百年的发展演化中遵循了在继承中兼容并发展的规律。很多有趣的方言我们今天在日常生活中依然在频繁地使用。



德昌方言的特点


德昌方言和西南方言在总体的声调、说话方式上大体相同,与邻近的冕宁、西昌、会理等县市的方言在交流上也没什么障碍,在语音、语法结构方面主要有以下一些特点。

(一)将普通话中大部分声母后的“e”读“o”,并且无介母直接读。如:哥哥读(gogo),注意不要读作(guoguo);上课读(ko),不要读成(kuo);哪个读(go),不要读作(guo);音乐读(yo),剥壳读(boko)。

(二)j,q,x后面的“u”在普通话里读“u”鱼,在德昌方言里读作本音乌,如:虽(xū)然、彝族(qǔ)、高速(xù)路、菊(jǔ)花。

(三)德昌方言能够较好的区分出平翘舌,与普通话差异不大。这与川西、川中(成都、绵阳、德阳等地)的方言没有平翘舌之分是有较大差距的。比如成都人将“超市”说成(caosi),将知识说成(zisi)。德昌人一般能区分,但也有个别字例外,如:师(shi),德昌人却常说成老师(si)、师(si)傅。

(四)部分阴平、上声、去声的字读音都为阳平。如:“_”“六”“绿”“不”。

(五)在语法上的一些特点。德昌方言在被字句中普遍将“被”字用“着”或“遭”字都读“zhao”。如:“他着(遭)骂了一顿。”普通话则说,“他被骂了一顿”。在形容词的用法上喜欢用叠词来表示程度。如:形容矮说“矮爬爬”形容黄说“黄泱泱”或“黄桑桑”,形容白说“白生生”等。

(六)量词“块”和趋向动词“去”在德昌方言中的使用。作为量词使用的“块”(kuǎi),德昌人不仅说一块肥皂、一块豆腐、一块饼干,而且几乎所有用量词“个”的地方都可以用“块”来代替,最明显的就是形容人,全部都用“块”。“一块人”(一个人)、“那块人”(那个人)、“今天我家里来了几块亲戚”,当然是来了几个亲戚的意思。这是德昌方言里特有的一个万能量词,可大胆套用。如:“我今天买了块新手机”“他们家很有钱,开了好几块酒店”。另一个词是表示趋向的动词“去”,这是四川人都很常用的一个词,一般发“切”音,但德昌人的发音是很有特色的,这个词读的是“kèi”音。因此在街头巷尾你会随时听到“你(kei)哪儿?”“你(kèi)不(kèi)?”这两个词是德昌方言里特有而且普遍运用的词。

(七)一些字的特殊发音。如:“眼泪水”的“泪”字,德昌人读作“lù”音,“六”读“lú”,“雷”“累”读“luei”,“横”读“huan”,“lun”音的字都读“len”,如:轮(len)胎、议论(len)。“严格、体验”的“yan”读作“连(lian)格、体练(lian)”音。

(八)在一些日常用语中与相邻县市的差异。上面讲德昌人爱用“块”来代替“个”,西昌人则爱用“逑”来代替“不”字。本来“逑”在普通话中有贬义,但在西昌人口中完全是个中性词。如:“不去”说“逑去”,“不吃”说“逑吃”,德昌人一般用“抱”(不要的合音)来代替“不”,如:“不要去”说“抱去”。会理人习惯在问题前加“给”字进行提问,如:“给吃了?”表示“吃了没?”“给来?”表示“来不来?”



德昌方言的继承



方言是一个地方人民生活长期形成的语言习惯,是地方文化的第一载体,因此方言是在不断继承中发展的,德昌方言也不例外。1948 年,时任德昌锦川乡乡长的刁文质先生曾留下一本《德昌县志采访稿》手稿。这本采访稿里对德昌方言的记载虽时隔六七十年今天读来依然觉得亲切而真实。如:“虚伪不实曰水”,如今我们用作“水垮挎”“水嘻嘻”;“伤畏之极曰滋”、今用“滋火”来形容怕了、伤了等;还有许多德昌人今天依然常用的“做事终了曰归一、杀搁”“掌握实权能左右其事曰关火”“损坏亡失曰戳脱”“是人之言,而应之曰刹,即是呀的合音”诸如此类,在如今德昌人的生活中都很常用。





德昌方言的魅力

德昌方言在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融合的大背景下同样受到冲击,很多日常用语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德昌虽只是一个小县城,但是传承方言之美,不仅是对地方文化的一种保护和抢救,也能体现出一个地方的文化特色。并且作为民族共同语的普通话和方言并不是相互对立的,民族共同语的形成,普通话的推广,并不是以方言的消亡作为前提,而且共同语总是有条件、有选择地从方言中吸收一些有生命力的来丰富自己、完善自己。我国现代汉语发展提倡“在方言地区推广普通话,使方言地区的人民除了会说本地方言以外,还会说普通话,使方言区人民逐渐习惯从单一语言(方言)的生活向着双语(普通话+方言)的生活过渡”。

德昌一些街道的命名,一些店铺的名称运用方言来体现地方特色和创意。如:“凤凰嘴”“上翔街”“下翔街”“火场坝”“曹家碾”这些名称就有德昌的历史文化典故在里面;又如:“崔家普子”,“乐跃”读“落腰”音,“茨达、巴洞、宽裕”的简称“糍粑宽”,这些地名就体现了方言特色;又如店名:“土豆喊洋芋”“五元甩翻”“巴倒烫”也是方言的一种运用。